双面李利娟:上百弃婴的“爱心妈妈”被刑拘前后

2018年05月25日 22:31:59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深度]双面李利娟:收养上百弃婴的“爱心妈妈”被刑拘前后

▲李利娟和她收养的孩子们在一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母亲节这天,石家庄某医专学校大一学生豆豆(化名)一直无法专心听课。他担心的是,还有没有机会像以前一样,在今天跟“爱心村”的兄弟姐妹们团聚,给“妈妈”李利娟过节。

  2018年5月4日上午,李利娟“福利爱心村”是否关停的听证会结束半个小时后,河北省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以“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为由,向李利娟正式下达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这意味着已存在12年的“爱心村”宣告终结。74名孤儿、弃婴全部被当地政府部门重新安置。

  但这并非是事件的结局。在北京就医的淋巴癌患者李利娟因涉嫌敲诈勒索、扰乱社会秩序被朝阳警方刑事拘留。随后,她又被官方披露名下有2000多万元存款和多处房产。

  昔日被人们赞誉的“爱心妈妈”散尽光环,深陷舆论漩涡。

  

  如今,这座位于矿井边的“孤岛”大门紧锁。贴在门口的《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举行行政许可听证会通知书》和几名值守的政府工作人员背后,偌大的院子里显得冷冷清清。爱心村的孩子们已经被官方送往新建成的武安市社会福利院集中安置。

▲在位于河北武安市西三环公路东侧的民建福利爱心村。摄影:牛其昌

  预兆早已发生。4月21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向李利娟下达行政许可听证告知书,认定爱心村在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规定,拟作出撤销登记决定。”

  李利娟感到事发突然。那时,她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她确实没有去做年检,但是民政局的相关人员当初告诉她不必年检,“之所以这样是为了简化程序。”

  在5月4日举行的听证会上,李利娟的代理律师殷清利对此向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提出了三点质疑:一是未年检的事实,是因为民政人员告知程序简化,有证人及录音为证;二是关于连续两年未年检在《行政许可法》第69条第1款找不到具体属于哪一项;三是即便存在其他违法情形,依据《行政许可法》第69条第3款“依照前两款撤销行政许可,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不予撤销”之规定,鉴于爱心村收养118名孤残儿童,目前有些正在紧急手术治疗,这些儿童的入户、上学、就业及爱心村正常运转均因撤证产生巨大社会隐患,对此应当认为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所以应当不予撤销。

  在殷清利看来,解决方式并不复杂:李利娟一方只需采取补救措施即可,但主管部门似乎是将爱心村一刀切式地关停。

  尽管殷律师向听证会提交了16份证据以及两万字意见,但它们均未被采纳。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最终还是宣布撤销其登记证书。

  随后,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信息发布平台、微信公众号“新武安”通报,这天上午,该市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卫计等部门和午汲镇政府,对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

  李利娟收养的四女儿李丹随后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听证会结束当天,爱心村的工作人员就已被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勒令解散了,孩子们也被相关部门安排的大巴全部接走了。”

  

  李利娟,这个48岁的女人在武安人尽皆知。2006年,李利娟因其善举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并多次被国家级媒体宣传报道。

  在媒体曾经的表述里,从1996年收养第一个弃婴开始,21年间,李利娟共收养118个弃婴。她似乎为此倾尽全力。“2011年,李利娟就已入不敷出,不得已卖掉别墅,在原来的矿井边上,修建了现在的爱心村。”

  这一年的12月,李利娟被诊断患有早期淋巴癌,开始接受治疗。

  但她被抓的5天后,“新武安”再次刊文引述当地侦查机关的调查结果:李利娟名下有各类银行账户45个,存款达2000余万元。在她住处查获的8枚医院诊断证明专用章和其他单位公章中,3枚已经认定系伪造的印章,其余5枚有待进一步鉴定。

  她今非昔比。据多位武安当地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在收养弃婴这20余年间,李利娟与邯郸市和武安地方政府的关系一直不错。她常年的善举所获得的“绿色通道”,贯穿着爱心村收养弃婴的整个过程:如果警方未能找到孩子父母的任何线索,最快的时候,发现弃婴的当天就可以开具“接处警证明”;民政局会在收到“接处警证明”与爱心村的“户口申请”后开具证明,让弃婴很快地在公安机关成功登记户口。

  李利娟收养孤儿,也得到市、县多部门的支持和帮助。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长李景文曾接受采访时说,民间孤儿收养是几十年的一个遗留问题,李利娟个人献爱心在收养孤儿,作为民政局会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全力帮助。而当地警方也更加信任李利娟的爱心村,在收到弃婴之后,他们更愿意将弃婴交给爱心村,而不是政府开办的福利院。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3年,河南袁厉害住宅发生火灾,致其收养的7名孤儿罹难,彼时便引发了社会对民办托养机构的关注。当年,民政部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弃婴相关工作的通知》,要求着力解决民办机构和个人收留弃婴的问题,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

  根据河北省民政厅在2013年下发的《河北省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排查工作实施方案》规定:对不具备养育条件和不符合儿童安全设施保障条件的个人和民办机构,抓紧将孤儿接收并集中安置到公办儿童福利机构;对已经具备养育条件,机构负责人又坚持养育孤儿的民办机构,要与民政部门签订合办协议,纳入到民政部门监管。

  李利娟爱心村身份不合法的问题早已暴露,但过去几年,当地政府并没有关闭爱心村“绿色通道”的打算。

  武安市民政局曾向媒体提供过一份历年来补助李利娟爱心村的资金和物资情况,例如,给符合条件的89人足额享受城市低保,每人每月560元;给符合条件的17人享受残疾人生活补贴,12人享受残疾人护理补贴;按季度给予生活口粮救助,每季度50袋大米,50袋面粉;自2013年2月始,每天送水3车;自2013年起,每年冬季市政府特批30万元用于冬季取暖和孩子们上学租房等。

  2018年5月4日上午,“福利爱心村”关停听证会结束半个小时后,河北省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向李利娟正式下达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这意味着已存在12年的“爱心村”宣告终结。74名孤儿、弃婴全部被当地政府部门重新安置。

  但这并非是事件的结局。在北京就医的淋巴癌患者李利娟因涉嫌敲诈勒索、扰乱社会秩序被朝阳警方刑事拘留。随后,她被押至邯郸看守所。

  “新武安”也随即发文披露李利娟的“两面人生”,细数关于她涉嫌敲诈勒索的具体事由,比如借口在电梯里扭伤向酒店“索赔”17万元,住到医院,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多万元。文章将“爱心村”比喻成“独立王国”,称其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和弃婴做“挡箭牌”、“敲门砖”,肆意借机敛财,并披露她在武安和邯郸有多处房产,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截止目前,经公安机关查证,李利娟已经涉嫌敲诈勒索罪、伪造印章罪、诈骗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犯罪行为。同时,公安机关又接到多起有关李利娟其他违法犯罪的线索,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河北省武安市市长强延峰此前曾对媒体透露,李利娟及其同居男友还涉及到“涉黑涉恶”案件,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之中。

  5月9日,据邯郸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沈伟歧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他7日上午去看守所探视过李利娟(李艳霞),并接受了她的委托。李利娟坚称自己无罪,目前他们正在向公安机关争取取保候审。下一步要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情况,再决定辩护意见。

  

  李利娟被抓一事让武安内外一片哗然。最吃惊的,还是曾经接受她帮助的孩子们。

  豆豆今年20岁,从小被“妈妈”李利娟收养长大。他不清楚自己在爱心村到底排行第几,比他大的他就喊哥哥姐姐,比他小的就喊弟弟妹妹。在他看来,“爱心村的孩子没有排行第几这一说,只要大家过得开心就好”。

  豆豆平时学习成绩还不错,当初之所以报考医专学校,主要是因为家里孩子太多,光靠李利娟一个人肯定照顾不过来,希望以后能替她分担一些事情。如今爱心村被取缔,李利娟被警方刑拘,几个姐姐也“失联”了,他现在彻底成了孤身一人。

  他显得有些紧张,他说:“现在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不知道谁会对我们家落井下石。”

  豆豆最担心的还是“母亲”李利娟。“我听说在看守所里需要干活,我妈妈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我每天想的都是怎么能让她出来,恨不得能替她在看守所待着。”

  在他眼里,李利娟是比曾经在媒体里更光明的人物。她异常忙碌,早上6点钟起床后,通常整天都会留在爱心村。豆豆说,他每天起床都会看见李利娟在照顾孩子。时间一到,爱心村的司机会送孩子们去上学,下午放学再把孩子们接回爱心村。到了晚上十点多,豆豆准备睡觉时,还经常看到李利娟没有休息。

  被取缔之前,在爱心村常住的有70多个孩子。除了李利娟外,这些孩子平时主要靠李利娟的亲戚和护工照料,大一点的孩子会帮忙“带一带”小一点的孩子,出嫁的姐姐们也会领走一两个孩子来照顾。豆豆说,这样一来,爱心村的孩子们勉勉强强可以被照顾过来。除了生活起居之外,李利娟平时还会负责检查小孩子的作业,有时也会让大一点的孩子给小孩子辅导功课。

  “小时候妈妈很少陪他睡觉,哄他最多的是哥哥姐姐。”豆豆说,这是因为爱心村需要被照顾的孩子太多。饶是如此,在他看来,李利娟仍然是无法替代的人。

  他并不清楚警方后来的指控。但孩子们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让他在求学中一直面临交不上书本费、学费等问题。

  孩子仍在不断增多。豆豆说:“有的是爱心人士送来的,也有一大早在大门口发现的。”

  2012年冬天,李利娟在爱心村门口捡到一名早产儿。由于急需救治,李利娟便带着早产儿来到石家庄儿童医院。河北当地电视台报道了整个过程。节目中,早产儿在吃完国内奶粉后常常出现涨肚的现象,这让李利娟非常揪心。

  那时,正在石家庄代理一款奶粉的张君丽恰好看到了节目,她觉得自己的产品能够帮上忙,便来到医院把奶粉免费送给了“李姐”。两人由此相识。

  “这个女人很不容易。如果她不善良,能抚养这么多孩子走到今天?”张君丽在回忆自己跟李利娟的往事时,声音中透露着无奈。

  属猪的李利娟比张君丽小五岁。第一次见面时,张君丽看她穿了件军绿大衣,满头的白发,还以为对方比自己年纪年长,于是下意识地就喊了一句“李姐”。也许是出于尊敬,张君丽直到现在也没改口。

  在张君丽看来,“李姐”平时对于自己的“形象”不太在乎,穿的衣服大都是爱心人士捐来的。去年过年时,张君丽曾提议给她买一件新棉袄,被拒绝。对于金银首饰,李利娟也没有佩戴的习惯,她唯一的一条金链子是男友许琪送给她的,为此她还跟他生了一顿气。“一条金链子说明不了问题,总不能连自己的生活都没了吧。”张君丽说。

  关于李利娟的男友许琪,外界对他有很多传言。有人称他“许老大”,认为他是李利娟的“打手”。

  豆豆说,自己平时称呼许琪“叔叔”,“脾气不好但是心眼不坏,说话很直”。许琪有时候也会教育小孩们诸如节约、好好学习之类的道理。在豆豆看来,正是有“叔叔”这样的人,才能帮着李利娟看好这个家,“不让外人来捣乱”。

  熟识李利娟的河北爱心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个外号“许老大”的男人并非很有势力,“只是一个矿老板的司机”。在他们眼里,许琪平时少言寡语,“并不像媒体所说的是李利娟背后的靠山”。至于李利娟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这位人士说,那些车是许琪平时帮山西老板开的车,“有时把车开回爱心村里。爱心村只有一辆接送孩子上下学的面包车”。

  至于李利娟名下有多处房产的说法,张君丽称,这些房产都是李利娟家里留下的老房子。“她的心都放在孩子们身上,平时基本没跟人提过房子的事情。”

  “账上有没有2000万我不知道,她以前是做生意的,这些年把钱都花在孩子身上了。爱心人士每次募捐来的钱,她每天都会让收养的孤儿苗苗记下来,哪怕只是捐了一本书,账上都记得很清楚。至于这些钱和物用在了哪里,也都记得清清楚楚。”张君丽说,之前有一个孩子在北京住院治疗的花销有100多万,全得自己掏钱,“账户上有钱很正常”。

  熟识李利娟的衡水某慈善协会会长对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李利娟曾经跟他提起过这2000万的由来。“当时政府在李利娟的矿区修路,赔了她2000万,但这2000万是分30年给付,一年只能拿到60多万。”

  压力之下的李利娟也曾多次找张君丽哭诉。张君丽说,她建议让李利娟“放手”,赶紧跟政府对接,让政府来处理孤儿。

  “李利娟说她放不下这些手把手带大的孩子。”张君丽说,加上对福利机构的不信任,她一直不肯“放手”。

  

  在熟知李利娟的爱心人士眼中和媒体解读里,她对孩子的好是既是“本能的”,也有过去的阴影。

  李利娟经常讲到自己的遭遇:1996年,李利娟吸毒的前夫为了筹毒资,把亲生儿子卖给了人贩子。李利娟追赶到车站,花了8000才把儿子赎了回来。在张君丽看来,正是这次经历对李利娟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刺激。据豆豆所知,李利娟只有这一个亲生孩子,豆豆平时叫他韩文哥哥,他患有抑郁症。

  据河北多位爱心人士向界面新闻证实,李利娟出身在中医世家,对于病患儿童,她有自己的一套治疗方法。比如针对抽搐的孩子,她就用花椒、红花给孩子泡脚,然后通过按摩打开穴位,再给他们补充营养,使之重新站立,“而不是给孩子使用抗生素”。

  李利娟治好孩子的消息传开之后,很多有残疾孩子的家庭也慕名来到爱心村。对于这些家庭,李利娟会免费治疗,直到他们满意离开。

  对于外界质疑爱心村的“孤儿”其实有监护人一说,一些爱心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解释称,这些家庭其实是把孩子送到爱心村接受治疗。

  有些人知道她收养孤儿之后,想要去爱心村领养孩子。 张君丽曾建议她,“你身体不好,这么多孩子你也顾不过来,有人要就给人抚养呗。”

  李利娟拒绝了。她说,几年前她曾将女儿婷婷交给一个残疾人抚养,没想到第二年这个残疾人的媳妇生了,自此对婷婷的待遇一落千丈。“有一次家里炖肉吃,婷婷刚要伸手去夹肉,被家长一筷子打到眉骨,瞬间裂开一大道口子,差点把孩子弄瞎。得知这件事,李利娟就去那家把婷婷领走了,自此拒绝任何人领养她的孩子。”

  在张君丽看来,李利娟是做过生意的人,文化水平不是很高,说话做事给人的感觉比较强势,性子也比较急。“有时候孩子们在学校里受欺负了,她就会领着孩子去找老师和家长讨说法,村民和他们的孩子都觉得李利娟不好惹。”

  李利娟与周边村民的关系一直处于微妙的状态。

  让附近村民们对李利娟“怀恨在心”的,是她被指霸占耕地。界面新闻记者在武安市上泉村走访发现,有村民反映称,早在2013年,家里的10亩耕地就被李利娟及其男友“强行霸占”了。

  “他们先是在耕地周围圈上围栏,后盖起大铁门,里面还放养了几只大狗,我们担心被打,根本不敢靠近。”据周姓村民介绍,李利娟圈下这块地后,在里面放养了牛、羊、鸡、鸭等家畜,还让她收养的孩子们去地里摘苞米。“等到这块地被糟蹋的差不多了,四霞子就撒腿走人了,临走还用挖土机挖了许多大坑,导致现在根本没法再继续耕种了。”

  对此,熟识李利娟的爱心市民孙海波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李利娟手里实际有1000多亩地,这些地是当年开矿时“强制”从农民手里承包过来的,合同约定承包期限到2037年。因为开矿会引发污染,所以引起了当地老百姓的反感,很多人也因此对她怀恨在心。

  孙海波是石家庄人,常年在承德负责扶贫工作。两年前,他通过网络得知李利娟的“事迹”,对此很受触动,偶尔会利用周末时间带着一家人来爱心村。“一方面是给爱心村捐一些物品,另一方面是让自己的孩子感受一下生活。”

  得益于扶贫的经历,孙海波曾帮助李利娟规划,打算将爱心村周边的荒郊野岭建成爱心果园以及药材种植基地。“这件事也得到省里一些专家的支持。”他说。

  但随着李利娟被警方控制,此事只能搁置下来。

  天眼查数据显示,李利娟(李艳霞)是三家企业的法人,除武安市鑫森铁矿外,还有武安市鑫旺林果种植专业合作社以及武安市鑫森养殖专业合作社,注册资本分别为400万元和300万元。然而界面新闻记者走访上述两家合作社所在的村子时,却没有在当地发现这两家企业,且当地村民也表示从没有听说过这两家企业。

  豆豆说,李利娟不在爱心村的时候,有时会去小卖部照顾生意,主要卖衣服、拖鞋之类的生活用品,有时生意会比较忙,一些孩子中午还会去那里吃饭。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发现,豆豆所说的小卖部是位于南关街紧挨武安市委大院的一处铁皮屋,在整个市委大院周边,如此挨着大院围墙搭建的铁皮屋,唯有这一家。

  据周边摊主介绍,这家杂货铺开了有几年时间了,也知道这个女店主收养了很多孩子。“不过从今年年初就没见杂货铺开过门,正常营业的时候也经常闭店。”

  还有出租车司机反映,只要提起南关街,大家都知道李利娟是这条街的“一霸”,附近的人被欺负了只能忍着,谁都不敢招惹她。杂货铺那几处铁皮房属于违建,只是一直没人敢去拆。

  

  

  李利娟认为,由于原地址拆迁,爱心村从2008年起就搬迁到了鑫森铁矿矿区。这些高压线的迁入,将直接从爱心村上空经过,对生活在爱心村的孩子来讲,也是极不安全的事情。

▲新迁建到李利娟矿区范围内的高压塔。图片来源:网络

  4月3日,邯郸日报的一篇报道也提到,针对格力项目现场电力线路迁建阻工问题,武安工业园区主管领导多次召集有关部门,协调解决阻工问题,并与白家庄村北铁矿业主见面,解决探矿权问题,保证项目建设强力推进。

  而据天眼查显示,李利娟(李艳霞)名下的武安市鑫森铁矿,附带的矿业权人勘查开采许可资质证书中,勘查项目名称正是“河北省武安市白家庄村北铁矿”。

  据武安一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她曾带着不少人去阻工,其中还有爱心村的孩子。

  据“新武安”发布的文章称,李利娟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以达到其索取钱财的目的。据公安部门调查了解,李利娟不仅唆使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违法犯罪,而且对不听话的孩子,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逼其就范。

  据武安市公安局2018年4月对姚亮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8年4月1日上午,违法行为人姚亮驾驶一辆牌照号为冀DN4184的黑色大面包车到午汲镇上泉村工业园区格力高压线迁建项目施工现场工地里,阻拦该项目正常施工,严重影响了该单位的正常施工,最后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据证实,姚亮正是李利娟爱心村的司机。

  对于李利娟的朋友们来说,他们目前能够做的微乎其微。“希望李利娟平平安安的。如果政府实在不让养孩子了,那我们就不养了,政府把孩子们都安置好。”张君丽说,她不希望看到李利娟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文中“张君丽”“孙海波”均为化名)  

张义凌

责编:

视频新闻

  1. 她婚后3年宠得像女王,因丈夫神似父亲而下嫁,美得让人不敢认
  2. 番茄有4个“最佳搭档”,这样吃才能让营养翻倍
  3. 二战德军特种部队行动之铁拳行动
  4. 长1.3厘米口哨藏在肺中20年 你敢想吗
  5. 薛之谦具象情歌上线酷我音乐,《肆无忌惮》解析爱情悖论
  6. 美女主播带你品尝100种宁夏美食
  7. 邢菲“护犊子”本性上线!灵动霸气无缝衔接
  8. 史上最烂结婚照!遇上这种摄影师死的心都有了啊
  9. 生于战,却未能终于战!日本海军的荣耀,长门号最后的结局
  10. 绝密配方大揭秘,老厨师们首次公开分享!
  11. 如孝法师:今天很重要的事情,也许对明天的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12. 当我看完这13个关于乌龟的真相,觉得他们不是我认识的乌龟
  13. 淘宝补单那点儿事,10年资深运营详解
  14. 新型毒品穿“马甲” 伪装成“跳跳糖”
  15. 我讨厌别人说我变了,也许我只是停止了假装开心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btn9muy.html
  • http://gzyitong.com/news201805251420/1rt9xxg.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onwk0v.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gli99a.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guiw3f.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sc02yf.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dfuho.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okl3.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kr.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rkvv1.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kr.html
  • http://gzyitong.com/news201805251420/s9cztf.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1u3ymc.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s8c9g.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51ax6.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kr.html
  • http://gzyitong.com/news201805251420/7x.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crl.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7t1cb60q.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6nvqt.html
  • ?026310.html
  • /958839.html
  • ?qlbay.html
  • /6k816.html
  • /964987/vu5vx.html
  • /6q232/527694.html
  • ?hhpxx/012934.html
  • ?814524/h9hvb.html